首页 恐怖故事正文

山中小屋

iamk 恐怖故事 2019-12-21 10:14:04 1307 0

打文章时我是照我接近17、18年前的记忆截取其中真的有印象的事

所以在细节上很多我都没印象或模糊的我就没说了

山中小屋

例如有人提到我接的到她的球吗?她收的到我的美少女战士吗?

这样一提我还真的没印象

我是真的当作她是真的人,所以没去在意这些事

而我只记得我在意的是之后她要去哪裡,收到我送的东西会开心吗

也有人提到气喘会上新闻?或是觉得很多不合理

对于这些问题我是本来就在期待的

因为我是宁愿相信科学证据较不迷信的人

或是说我以读者方式在看我那篇文也会想问这个问题

而我的记忆裡就是一张报纸有一小篇栏上面写过世消息和照片

或许是跟她叔叔有关係才会上报纸新闻的

或许我在那年纪认为那是报纸,其实不是一张报纸,只是一张讣闻

或许是我在那一直挥说她没去世,家人想办法生出来的

我刚刚问婶婶她说只记得我一直说看到她,其他就没印象了

我也没办法提供你们证据

之后的故事会随著接近我的年龄,细节部份如果有记忆我会尽量呈现出来

希望你们也能够一起讨论

而且在我的经验裡那些空间或事情都不会给你一个较科学的证据

如果当时有监视录影提供给大家看

"录到一个过世一年的小女孩在巷子裡打躲避球"

我想是在这世界上没发生过的

我从Marvel板、朋友口中、媒体

以前到现在没有一个飘点是能真正的提供具体、科学的证据证明祂们的存在

我认为是当自己体验到了才能了解

当时独自发毛的自己

而发毛,有时候是因为我的恐惧、有时候是感动或是其他的感受

但这种感受之后会变成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

我一直思考这是什麽感觉其实我也不知道

或许我是喜欢别人也有这种感觉才会在Marvel板裡跟各位相遇

------------------------------------------------------------------

15年前我爸在爬西峦山时后面跟了一隻大概一个月大的小土狗

接著在山裡遇到住在山上的人,是小土狗的主人

他跟我爸说牠好像很喜欢你,要不要带回去养

后来牠就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

一开始我们叫牠为西峦但听久很像台语的失恋

后来就改成小黄

小学大概3-6年级时我常常跟家人去爬山,当然也包括小黄

因为我们都爬一些比较高的山,但有些山上空气稀薄会导致我有些气喘

我会不自觉走在比较后面或最后面

小黄像是体力无限般都会跑到最前面过一阵子在跑回来

好像在看我有没有跟上一样

有次我们去爬郡大山,途中快晚上了我们就住在山中的小屋

据说是以前西部要牵电线到东部时,台电设给员工休息的小屋

我们在山上简单的用山泉水洗澡

煮火锅加牛肉罐头和妈妈麵 (妈妈麵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麵)

疲惫的身体加上快饿惨的肚子

山裡新鲜的空气顿时充满了香味

这一种野餐真的是印象深刻

收拾过后我们回到屋内

累坏的我在客厅裡看著大人们玩扑克牌看到睡著

之后我被抱进房间睡觉

深夜不知道几点我被突然发出尖锐奇怪的鸟叫声吓醒

(这个叫声很像我前年在寿山玩滑板听到的声音一样,这故事下次再说

而我在寿山听到这声音跟youtube影片"逃出雷电交加的西峦大山"2分27秒很像

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醒来后我才发现房间裡非常的暗连月光都照不进来,只有门底下的缝有一点照不太进来的

月光

我盯著门缝的月光好像微微的在晃

我想到连睡我旁边是谁我都不知道,我试著在黑暗张大眼睛习惯黑暗

想知道我旁边睡的是谁

但还是看不清楚是谁只是一个在呼吸的黑影也不好意思把别人摇醒

因为我爸朋友们也有来爬山,其实有几个人睡这间我也不知道

我连房间格局是怎样都不知道,所以感到有点恐惧

我坐起来一直四处看,逼自己试著习惯黑暗后

我看到我爸的身形的黑影在斜对面也听到他的打呼声后就安心了

但我看了一下门口,便开始数房间有几个人转移注意

我一直全身发毛,越数越害怕,我一直想忽略门口

因为我刚刚习惯黑暗后看到门口站了四个黑影是2个大人2个小孩的身形

我继续数著房间内的人数眼睛也越看越清楚,一边也想到刚刚门缝月光被遮住

我决定确认门口是不是我看错

转过头看到站在门口2个大人2个小孩的身形更清楚了

而且他们开始站在那发抖,而且越抖越大力

抖到有点像抽搐的样子

我转过头不敢看但是我能听到手和脚甩动的声音

一直听到手脚甩动的声音越来越快,我觉得越来越恐怖快受不了了

突然小黄在门外一直吠

吠到有人醒来开灯还在一直吠

灯一开我就起来了

门口的人不见了

房间的格局和人我也看得很清楚

我出去蹲在一直叫的小黄旁边

因为这是第一次觉得很吠声是安心的声音

但牠还是一直对著房间吠

后来我爸醒来牠就不敢叫了

我告诉我爸刚刚看到的事情

我爸跟我说:干 北七

叫我快点睡

睡著后我梦到我在那个房间又看到那4个黑影,我走去门口开灯

看到四个人眼睛跟嘴巴都被缝起来

我吓醒发现是梦过没多久又睡著了

隔天我们继续往山顶上走

走著走著我被路边窜动的树叶吸引过去

树叶窜开后是一隻蛇

是什麽蛇我也不知道

牠渐渐直挺挺的起身

牠张开嘴嘶嘶嘶的看著我,脸像开花般越来越大

第一次看到蛇的我被吸引住

我大叫有蛇欸

没有人回应我

转过头来所有人都不见了

我赶快往前跑都没看到人

我觉得很奇怪路就一条怎麽大家走那麽快

我开始顺著路一直跑大约5分钟都没有人

我想我迷路了,他们会回来找我

我跑回到看见蛇的地方还是依然没有人

我停在那裡等了大概5分钟

我也越来越紧张

后来我听见脚步声

有4个登山客从远方走过来

我想说终于有救了

他们从远方接近时我正在想要怎麽请他们帮忙

我观察后好像是一个家庭

最前面的是妈妈接著是2个大概比我高一点少年还少女看不清楚

走在最后面的应该就是他们爸爸了

而除了爸爸其他三个都低著头并用毛巾跟衣服包住脸看不太清楚长怎样

快到我这边时他们突然转弯走进去丛林裡

我马上跑过去想寻求帮忙

爸爸就头也不回的说 "跟我们走"

我就跟在他们后面

此时前面的妈妈就啧了一声很大声

后面2个人一直发出怪声音

印象中是 "唉..."  "厚..." 的歎气声

我只知道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但我还是跟他们走不然一个人在那更恐怖

我越走越觉得奇怪,因为他们走的路是很难走的灌木丛

一般爬山都会走登山道,但是他们离登山道越来越远

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种路我都一直要把脚抬很高跨来跨去的躲树枝之类的

但是他们却步伐动作轻飘飘的感觉很轻鬆,手也一直在自然的摆动

让我觉得好像动作有种刻意的感觉

走在我前面的爸爸从刚刚就把肩膀耸的很高在走路

一开始以为他是不高兴,但是他从刚刚就一直这样了

而且整路上除了叹气他们都没有任何对话

我越走越觉得他们背影和刻意的动作很恐怖

于是我开始想说要回到刚刚蛇出现的地方

毕竟我也不认识他们

才一回头我就呆掉了,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哪边,方向感完全消失了

到处都是树木和树丛完全看不到任何一条登山道

我鼓起勇气叫了前面的人

"叔叔!!叔叔!!"

他们四个人停了下来但都没回头

让我觉得他们非常的不友善

但我还是说

"可以请你带我回去刚刚的登山道吗"

结果那个爸爸还是耸著肩背对我站著不发一语

那个前面的妈妈啧了一声过一下又啧了一声

声音听起来非常的不高兴

此时爸爸的肩膀越耸越高,耸到不能在高垂下来后又耸起来

一直重複这个动作

他们又突然继续走,但我实在也不敢回头走

我一边跟在他们后面一边感到害怕又想哭

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了

突然我后头传来往我这很快移动"溯溯溯"的声音

回过头原来是小黄

看到牠我都安心的快哭了,牠往前叫了几声

我回头往前看到四个人停下来背对著我们不动

最前面的妈妈又开始啧啧啧的,最后面的爸爸一直重複耸肩的动作

回头小黄已经往另外一边走掉,我跟在小黄后面离开那个地方

走掉时我听见叹气声一直在耳边响起

我回头看了一下,他们的背影依然不回头的伫立在那边

只是突然觉得那个耸肩的爸爸很像我昨晚在小屋内看见抖动的黑影

接著我头也不回的跟著小黄离开那个地方

小黄走的有点快我为了跟上还在一个高低差跌倒一下

不过牠又走回来带我

神奇的是小黄竟然带我回到看到蛇的登山道

我们才刚到就听到刚刚来的登山道有声音  是我们家人

我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但是他们却一副没事的表情经过我旁边

我爸朋友说 "才想说你那麽厉害走那麽快,啊一下就要休息了喔"

我告诉我爸妈刚刚看到蛇,她只说阿有没有被蛇咬到

我爸说咬到就尿尿在伤口就好了啦

我接著说后来的经过

我爸听得很不专心

后来也是回我

"干  北七"

后来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因为当时上郡大山游客好像都要在一个检查站登记

只是听我爸说那几天好像只有我们上山


恐怖短故事短篇鬼故事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30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