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正文

日本人偶-涡人形

iamk 灵异事件 2021-03-28 09:18:56 841 0




翻译者:哈哈姆特的kiellove

 

这是我高中时发生的事

高二的暑假,我为了参加社团的合宿跑去某县的深山

那里是蛮不错的地方

周围除了旅馆跟便利商店外啥都没有

可是我们都超级兴奋

 

那天晚上

很闲的我们取得老师的许可,跑去便利商店买东西

10个人吵吵闹闹的开始走出去

 

才发现合宿的地方的后门有个像是住宅的建筑物

白天的时候因为没有靠近所以没发现

那个建筑物没有开灯

 

大概是空屋之类的吧,又或者是别人的别庄

朋友得意忘形说出「待会要不要来这探险看看?」

可是太晚回去会被老师骂

总之先把东西买完,回合宿的地方再考虑要不要去吧

 

去完便利商店回合宿所的途中,其中一个后辈突然说了奇怪的话

说那个建筑物的玄关有打开一些些,有小孩子从隙缝中偷看我们

我们吐嘈后辈「这幺烂的梗谁会上当啦!」

但他却很认真的「我真的有看到啦!」

 

看他这样,我们也开始毛毛的

就在远处确认

门是关的,也没有人的气息,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

我们狂靠背后背后就回去了

 

回到合宿所后,我们从2楼的走廊往外面看

可以从树丛间看到一点点那个空屋的一楼

我跟朋友说「好像可以看到那里耶?」

那个房子的门开了一个小缝

因为有点暗看不太清楚

 

但可以看到有个像小孩的头从门内往我们这边看

「咦?」

我跟朋友同时目睹这一幕都沉默了

 

然后,最先打破沉默的是他

「喂……那个……」

朋友看起来非常动摇

我也是一样,比起恐怖,更对那太过突然的事害的思考停止

只能回他「有小孩……在看这边对吧?」

 

突然,有笑声从后面的房间传来

我跟朋友被声音吓到才回神

然后我说「这个很不妙吧?看的很清楚耶?」

朋友说着「我去拿手机拍下来」就往自己的房间跑

 

听到这场骚动后,不知为何合宿所的学生都集合在2楼的走廊

(也有别校的学生在,60个人中就来了快一半,30人左右)

那个像小孩的人影,又从门内往我们这里看

大家立刻骚动起来,连老师们也跑来问我们吵什幺

身为第一目击者的我跟朋友就跟老师说明

突然在窗户旁看空屋的几个学生发出「啊!」的叫声

接着我们听到,啪……的关门声

 

有两个年轻的老师跑去确认,从合宿所的后门走出去

老师跑去外面看的时候,那里的门已经关起来,也没有任何人影了

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没有开灯的空屋而已

所以老师当然不相信我们

 

我们从窗户看,看到他们两个拿着手电筒在那个空屋的玄关

看样子好像是在调查门要怎幺打开,可是还是打不开

然后又「有人在吗~?」的对里面叫,但没有回应

5分后就回来了

 

之后好几个人拿手机拍到的照片当证据给老师看

但手机的画质差到不行,照片里只有全黑的画面

老师就赶我们「快回去睡啦」,然后也回自己的房间了

 

那天晚上,心情不安睡不着的我们

开始讨论要现在去确认,还是要等白天再去

突然,房间的窗户被敲了

还看的到窗外有人影

 

因为刚刚的事我们都怕的要死,结果窗外传来「喂──打开啦」的声音

把窗帘拉起来后,窗外的是5个白天跟我们玩在一起的别校学生

他们好像是利用在窗户外面约20cm的空间,爬过来我们房间的

 

5人进来我们房间,看样子他们好像也是想着一样的事

他们决定接下来要去那个空屋看,就来邀我们

我们也下定决心,打算去试胆(?)

 

成员有,我们学校的我,A也,B太

别校的是,C广,D幸,E介

其他人有各种理由,总之没来就是了

 

我们也利用那5人爬过来的管道爬出去

然后小心翼翼不让老师发现,绕远路跑去那个空屋

因为可以从二楼走廊看到那个建筑物的四周

就由剩下的几个人,负责在走廊把风

一有问题马上就用手电筒打暗号

 

我们到了那个空屋前,果然还是很诡异

从远处看不知道,那里的墙壁都生青苔了,还有许多藤蔓

而且从外头看的到的窗户全部都被钉起来了

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一开始是C广跟A也还有B太去确认空屋的四周

知道门应该打不开后,我无意识的去转了门把

结果门竟然打开了,我马上把那3人叫回来,就这样进入屋内

 

进去后,不知是不是夏天的关係,里面的湿气很重而且很臭

稍微看了一下,好像是灰尘味跟霉味

室内没有被翻过的痕迹,也没有家具,隔外的宽广

 

在1楼探索的时候,E介问「2楼好像有笑声耶?」

我们也竖起耳朵去听,可是什幺都没听到

虽然E介讲「大概是错觉吧?」可是看的出来他很在意

还说出「我想去看看」

 

但是我们还没搜完1楼

没办法就分成两组,一组3个人,一边负责一楼,一边去2楼

分组也很简单,同校的我跟A也还有B太逛一楼

别校的C广跟D幸还有E介逛二楼

有什幺事的话就在楼梯大叫 

 

探索一会后,忽然从2楼传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很开心的笑声

然后马上就听到C光跟D幸他们「E介?你怎幺啦?喂!」的声音

我们也慌张的跑上2楼,他们3人在最里面的房间

笑声的主人是E介,他对着窗户一直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

 

旁边铁青着脸的C广跟D幸马上开始摇他,打他

我们也没有闲着,马上跑到他们旁边看E介的脸

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所处的状况很不妙

E介虽然一直大笑

可是他的脸没有表情,眼睛还不断的流着眼泪

还闻的到什幺臭味,好像是他尿失禁了

 

他就好像完全没有看到我们一样的边哭边笑

我们只能一直叫E介,此时最冷静的B太说

「总之不能放着E介不管,把他搬到合宿所吧」

 

我们扛着E介的手脚跟肩膀,要把他抬出去

此时问题发生了

B太在开门时,用发抖的声音大喊「门打不开!」

我们把E介放在走廊,大家一起开门

可是刚刚一下就转开的门却完全动不了

6人中体格最好的A介撞门也没用

 

我们有点恐慌的互看对方 突然从2楼传来小声的

 

「呵呵呵……呵呵呵……」

 

没有阴阳顿错,像机器一样的声音

E介还躺在地上笑

我开始思考,总之先出去再说

然后想起来一楼的客厅好像有玻璃的窗户

我告诉其他4人这件事,大家就冲往客厅

 

那时,我往楼梯上看了一下,然后呆住了

楼梯的上方,有个小孩在往这看

因为背光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可以从他的头大小跟髮型知道他是小孩

「呵呵呵……呵呵呵……」的声音还是一样没有消失

看样子他就是笑声的来源

 

可是我感觉到违合感

我马上就知道为什幺我会有这种感觉

那小孩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可是我只看的到他的头

照理来讲应该也看的到他的肩膀吧

我一边想着这些事一边凝视着楼梯

 

C广「你在做啥啊!快点走人了!这里太诡异了!」

然后抓着我的手把我拉往客厅

 

我只看到一下下

在我们把E介运到客厅,打破玻璃的期间

E介一直看着那个小孩

我完全无法了解发生什幺事,总之先逃再说,大家就合力把E介搬出去

 

就算我们跑到外面,也一样可以听到

从那个家中传来「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

我们背着E介,D幸跑去合宿所叫老师

之后E介被救护车载走了

我们被老师骂的很惨,因为发生这件事合宿就中止了

 

在我们準备回家的那天早上,有约十台的车到了合宿所

车上下来了快20人的伯伯跟爷爷,还有消防队的人

他们跟老师讲了话后,就跑到合宿所的后门

在那个空屋旁围上绳子,做出像栅栏(?)一样的东西

就算我们问,老师也什幺都不告诉我们

我们只好就这样搭车回家了

 

E介住了两天的院后,好像被运到别的地方

4天后就什幺都没有发生过的回去了

之后我再问他,他好像完全没有进到空屋后的记忆

 

E介回家的那天晚上,我躺在自己的房间传简讯

忽然

 

「呵呵呵……呵呵呵……」

 

的笑声传进我耳中

我立即爬起来,打开窗帘往外看

可是窗外只有跟往常一样的景色

我想着「错觉吗?」,就起身去一楼拿喝的

 

我们家是L形的,我的房间下面就是车库

从冰箱拿出茶,走上楼梯时

刚好楼梯上有个窗户,透过窗帘可以看到一点点我房间的屋顶

 

屋顶上好像有东西……

 

因为之前刚发生过那种事,我吓的要死

就把窗帘拉开一个小缝偷看外面

屋顶上有个穿着和服的小孩,把两手放在腿上正坐着

 

光是这样就足以构成诡异的风景了,但还不只这样

那小孩的身体有点前倾,像是在往下看一样

应该是脖子的地方,有根细细长长的棒子,约1公尺长

棒子上的头,就停在我房间的窗户外

他正在看窗内,也就是我的房间

 

         他的身体  

       /\----

      /

他的头 / 窗户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还可以听到小声的「呵呵呵……呵呵呵……」的声音

太过突然我被吓到出不了声,就这样倒退的下楼梯

虽然有想要叫醒父母,可是要是叫他们起来后那个不在就很丢脸了

不知为何当时我这幺想,于是就这样在一楼的客厅待了整晚

一直到早上4点都还可以听到那个「呵呵呵……呵呵呵……」声

 

早上,我战战兢兢的回到自己房间,那个已经不在了

房间内也没什幺奇怪的地方

 

那天中午,老师打给我

说有话要跟我讲,要我赶快过去

加上昨晚的事,我只有不好的预感,就这样赶去学校

 

到了学校后,我到会议室集合

一走进去,就看到A也,B太,C广跟D幸都在

而且还有我们学校跟C广学校的老师们,跟没看过的几位阿伯

 

首先,老师先开口了

简单来讲就是,E介又发作了,所以又被带到某个地方

然后他就问我们「昨天晚上有没有什幺不对劲的事?」

我马上就想起来昨晚的事

「那个……好像有怪怪的东西在观察我的房间……」我说出口

 

A也他们好像都没有遇到

然后C广他说「这幺说起来,你(就是指我)在那个空屋时也一直往楼梯上看,跟那有关係吗?」

 

这幺说来……

我想起那个时候的事

跟大家说「你们那时没有听到奇怪的笑声,或是看到小孩吗?」

可是大家却是有听到声音,但只有在门边看到小孩

没有在空屋里看到

 

在我们讨论的期间,刚刚一直沉默的阿伯,开始讲这件事的原由

这故事非常长,简单来说就是

我们遇到的那个被称作「ひょうせ」

那个好像是土地上特有的怪物,通常是看不到的

偶尔会跑到有孕妇或是不孕的人的家的屋顶上,然后大笑

这幺一来,孕妇就会顺利生下小孩,不孕的夫妇也可以怀孕

是非常吉利的东西

 

可是不知为何

每几十年一次,他会袭击小孩并杀了他,会变成一个很麻烦的存在

而那个空屋,并没有什幺特别的,只是刚好「ひょうせ」现身的地方

 

有方法让「ひょうせ」不要杀小孩

就是在「ひょうせ」最刚开始出现的地方布上结界,然后摆上简单的祠堂

如此一来就可以防止伤亡

回家前我们看到的那个好像就是封印的仪式

 

阿伯又说了,可是这次非常的奇怪

照理来说只要设了祠堂供奉他就可以结束了

但不知为何这次他却逃掉了

还让E介再次被害,甚至跑到我那边去

而且光是现身都很稀奇的『ひょうせ』

竟然跑到村子以外的地方,这是史无前例啊

加上『ひょうせ』上次袭击小孩是20年前的事,时间点来看间隔太短了

 

但就算非常的奇怪,事实就是已经发生了

我们就在学校让村里的和尚做个简单的仪式,再把护身符给我们

对我们说「你们应该没事了」就叫我们回去

而E介他还是暂时留在庙里观察

之后要再建一次祠堂,供奉『ひょうせ』

 

离开学校后,原本是预定由我们的父母来接我们回去

但经过一翻讨论,我们决定先住在离学校最近的我家

就算被说已经没事了,但大家都还是怕的要死

如果有这幺多人在的话应该就不用怕了

那天晚上,我们在房间打电动

突然窗户响起规律的,叩…叩…叩…叩声

 

就跟之前讲的一样,我的房间下面就是车库

墙外也没有任何可以给人站的地方,要爬上来敲窗是不可能的

而且那个被敲的窗户就是昨晚那小孩偷看的窗户

所有人的表情都僵硬了

B太逞强的说「搞啥啊,一定是谁在恶作剧或风吹的吧?」然后要把窗帘拉开

我立刻冲过去阻止,跟他讲不要这样

 

敲窗的声音一直持续着

D幸「果然还是去确认一下比较好吧?什幺都不知道反而更可怕……」

也是啦,就像他说的

被不知道的东西敲窗敲一整晚,没人受的了吧

我们移动到楼梯,跟昨晚一样把窗帘拉出一个小缝,看我的房间

 

他在……

 

那个就跟昨天一样,用像是脖子一样的棒子

伸长的往我房间的窗户看,然后还不时的叩…叩…用头敲窗

 

「呵呵呵……呵呵呵……」

那个没有起伏的声音又来了

敲窗声原来就是他制造出来的

有够诡异的景象

 

然后,我现在才注意到,那个与其说是小孩子,更像是穿着和服的人偶

头敲窗的声音也是,不是人头,而是中空的东西撞窗的声音

 

C广说「今天不是已经又封印一次了吗?」

此时,老爸注意到我们在骚动,跑来楼梯喊「你们在冲啥啊?」

被老爸声音吓到的A也,手不小心撞到窗户

发出,咚!的声响

 

「那个东西」的头,快速的转向我们这边,看着我们

「那个东西」的头果然是正在笑的人偶,但不只是人偶的脸

他的肤色是人偶特有的惨白,虽然在笑

但是眼睛却是全黑的,完全没有像是眼球的东西

嘴巴也一样,没有像是嘴唇的东西

有个像是弯月一样的洞,口中也是全黑的

 

但即使如此,还是可以感觉的出来,他在笑

这使人更加毛骨悚然

老爸大喊「你们到底在冲啥米啦!?」的一口气拉开窗帘

瞬间,那个东西从屋顶上快速的消失了

虽然是一瞬间,但老爸他也知道那里有什幺东西在过的样子

他马上就慌张的冲到1楼,用手机打给某人

好像是打给白天帮我们做仪式的和尚

还有打给老师的样子

 

之后那个东西就没有再现身了

到了早上,昨天的阿伯们还是老师都跑来我家

总之大事不妙了,就把我们全都抓到合宿所附近的庙去

大家的父母也都来我家了

可是阿伯说「不能让被害更扩大,父母亲别来的好」

于是就只有我们被抓去

我们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就坐上车出发

 

中午前我们就到寺庙了

一进去看到穿着运动衣的E介跑来迎接我们

听他说好像是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但总之现在没问题了

进到大厅后,和尚跟阿伯就问我们昨晚的详情

我们轮流说明昨晚的情况,还有那个人偶的样子

阿伯「等等!人偶?脖子很长?你在说啥啊?」的一脸惊讶

 

然后我们就更加详细的说明那个人偶的样子

接着和尚说「不对,那就不是『ひょうせ』了,到底是什幺?」

「真奇怪,感觉很多地方都不对劲」

他们两个就开始讨论起来

 

他们讨论片刻后,就跟我们说明现在的情形

结论就是,我们并不是被『ひょうせ』盯上了

一直缠着我们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想着,哪有现在才改口的啦

阿伯又说了

一开始他们听到我们说的是

・像小孩一样的外表

・笑声

・学生变成又笑又哭的怪样

・离村子很近

 

综合以上的情报,他们才觉得应该是『ひょうせ』

可是现在听到我们讲的这些后,虽然跟『ひょうせ』很像

但外型跟过去的目击证言完全不一样

 

『ひょうせ』应该是,有小孩子的外型,但长了很多毛

像是猴子一样,也没有穿衣服,当然脖子也不会伸长

笑声也不像我们听到的那样没有起伏的笑声

应该是接近猴子叫声的笑法

 

我们完全束手无策了

原本还想说只要到这庙就可以顺利解决的

没想到现在会被丢一句「我们也不知道那是啥」

 

房间里大家都沉默,气氛变的很沉重,之后和尚开口了

「总之,那个是不好的东西这点是确定的

有个住持对这种事很了解,但住在比较远的地方

我去找他来,请大家暂时在这等一下」

 

他说完后就开车走掉了

我们只能坐在房间发呆

阿伯跑去打电话,好像还吵起来了

 

下午时,和尚带了另一个和尚过来

他们回来时,刚那阿伯拿着手机大喊「不得了了!」边跑去和尚那

听他们讲是,村子里的一个小孩,也跟E介一样开始边哭边笑

接下来要带他来这的样子

和尚就对我们说「我先去处理这件事,你们在刚刚那房间继续等」

说完就往本厅的方向走了

 

约15分钟后,有个厢型车开过来

可以听到车上传来跟E介当时一样的大笑声

打开车门就可以看到里面有几个大人,跟某个狂笑的国中生左右的小孩

大人就把他带去本厅

然后我们就听到本厅不断传来「啊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跟颂经声

10分钟后终于停止了

 

再15分钟后,两个和尚进来我们在的房间说明

好像是刚刚那小孩的力气消耗了不少,就直接铺棉被让他在本厅睡了

另一个来帮忙的和尚说,听我们讲的情报跟刚刚那小孩的样子

总觉得不是鬼或妖怪之类的东西,而是某种诅咒人偶

虽然没什幺证据,但他直觉就是这样想

 

然后,如果真的是诅咒人偶的话

那只要再帮我们驱魔一下,让那个诅咒不会再缠着我们

说不定就可以解决了,还有那个人偶也要供养才行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我们也说只要这样就可以解决的话那就快点做吧

但,在这之前,我已经忍不住了,我想去厕所!

跟大家讲后,原本以为只有我这样,原来其他人也都一直在憋

最后就我们6人一起去洗手间

 

上完厕所要回去本厅时,走廊上突然传来

「呵呵呵……呵呵呵……」那个没有阴阳顿错的笑声

虽然不知道他在哪,但很近

C广「好像离我们很近耶……」

A也「非常近耶,这很不妙吧?」

的确是很近,但却看不到他的样子

在队伍尾巴的E介跟D幸大喊「糟糕了!快点逃到本厅去!」

他指着窗户大叫

 

我们也往他指的方向看,那个果然在……

跟之前一样,他从屋顶露出头,对我们「呵呵呵……呵呵呵……」的笑

眼睛跟嘴巴还是一样全黑,看着我们微笑

我们立刻逃到本厅去

 

在本厅念了一会经文后,从本厅的天花板传来

「呵呵呵……呵呵呵……」的那个笑声

而且还,叩……叩……发出那个敲东西的声音

 

我们吓的挤成一团

一会后那个声音消失了

我说「走了吗?」,在我还没说完时

这次换成本厅旁边的庭园传来「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

 

在天色慢慢暗下来的纸门外,看的到被夕阳照射的那个人偶

头晃来晃去,还不忘发出那个笑声

 

那时的我因为恐惧加上不安以及好几天的睡眠不足

已经变的无法思考,行为也连带的诡异起来

我开始对那个人偶感到火大

看着他左摇右晃的影子,我莫名其妙的愤怒

接着越来越忍无可忍

 

我抓住旁边的铁烛台,蜡烛还插在烛台上

不管周围的阻止打开纸门

 

眼前就是那个人偶的脸

这瞬间比起害怕,怒气跟焦躁更占据我的心

我拿着烛台举高,对準人偶的头

大喊「混蛋────!!!」的砸了下去

 

啪讥!的一声,烛台前端插进人偶的脸

人偶就这样掉到地上

我直接赤脚的走到庭园,更大力的拿烛台殴打人偶

 

接着,我的脑中开始有奇怪的感觉

人偶即使被打,还是一样「呵呵呵……呵呵呵……」的笑

我也不觉得奇怪,甚至开始想笑,而且还哭了起来

这很明显跟E介当时的情况一样

但我还是继续拿烛台打他

之后听其他人说,当时的我是边嘿嘿嘿笑,边没有表情的流泪

 

这个动作持续了一阵子后

烛台上的蜡烛的火好像烧到人偶的衣服,他开始烧了起来

朋友说,当时的人偶「呵呵呵……呵呵呵……」笑声跟我的尖叫合在一起

加上逐渐暗下来的天色,那个景象只有说不出的可怕

 

我不断的边哭边笑殴打人偶

自己也不知道打到哪边,突然,咚锵!的一声

瞬间,我身体中那奇妙的感情消失了

说是消失,更像是忽然回过神

总之我对那人偶的怒气,还有想笑想哭的感觉都没了

就这样冷静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总觉得一切都解决了,心情也很好

在这场骚动中,两位和尚好像也一直在颂经

人偶(几乎只剩残骸了……)的事他们明天会更详细的调查

总之先把他放入箱子贴上符咒,放在本厅

我们也接受和尚的心意,住在庙里

 

第二天早上,我们被叫到本厅

虽然无法知道到底是因为他们念经

还是因为我起笑打人偶的关係

但总之好像是解决了

然后那个人偶就这样放在庙里供养

最后还是无法知道那个人偶到底是啥

 

只是那个烧焦的人偶身体上,有一些字

看的出来的只有『寛保二年』跟作者的名字

还有虽然不太确定,但从剩下的文字痕迹来看

好像是『涡人形』这三个字

 

和尚说,总之不知道这是啥,到底是什幺的诅咒也不知道

但连结人偶的身体跟头的棒子上

有很明确的写着某些像是咒文的东西

之后,一直到现在,包含我在内的人,都还是不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

和尚虽然说了如果知道那是什幺的话会连络我们

但过了几年,到现在连络都没有来



日本怪谈都市传说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4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