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日本怪谈系列 - 暑假打工

iamk 都市传说 2022-09-15 07:35:27 209 0


去年在暑假来临前,我和友人AB注意到张贴在大学公布栏上的诡异打工招募传单。

内容写着:「日薪8000日圆,工作内容为避暑别墅的搬家作业,提供四天三夜住宿,额外补助伙食费与交通费。」

我在看完传单内容后喊道:「这打工会不会太讚了?」,A听了回答:「看传单的内容,住宿的地方也是这栋别墅对吧?好像很轻鬆耶要不要打电话问问看?」

「住在别墅里还可以赚钱、不是超讚的嘛!」B也兴致高昂地接着附和,3个人并没有多加思考就拨打了传单上的电话号码。

电话的另一头大概是别墅管理事务所?的地方,不知道为何没有面试也没有任何测验就直接录取我们。

或许从那时,我早该察觉有什幺不对劲了。

我们当天清晨出发,在上午左右抵达最靠近集合地点的车站。

接驳车早在一旁等候多时,负责接送的人是位看起来很和善、年约40多岁的大叔。

前往目的地的路上大叔向我们说明了许多关于工作的内容。

大致说明一下,工作的地方位于离别墅区有些距离的2间别墅,因为别墅开始腐朽且地理位置不佳,屋主就一直放着不管,由于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买家而打算拆除别墅,在这之前需要先把别墅里的东西全部移走。

顺带一提,虽然每天傍晚会有厢型车来载走货物,但搬运的工作全交给我们3人完成。

此外,厢型车每天都会带食物过来不需要担心,两间别墅也都还有通电、瓦斯和水,虽然手机没有讯号,但别墅内有设置电话并不会造成任何不便。

另外,我们可以任意使用喜欢的房间当作卧房,不过考虑到之后还要搬出去,我提议选靠近入口处的房间比较好。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这根本等同于完全隔离的状态,即使这件事听起来非常诡异,但当时的我们却没有多想什幺。

抵达别墅后,我、AB三人都惊呆了。

虽然有听说是陈年别墅,但眼前的别墅比预期的还要破旧荒凉。

两间别墅都是大型建筑物,和一般住家差不多大小的木屋风,但木头墙却发黑、日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和下层生长着苔藓。

而且庭院似乎已放置多年而变得荒废不堪,树木有的枯萎、有的枝芽肆意生长,杂草茂密、爬墙植物遍布各处。

我、AB都露出了「哇—……」的表情,迟迟待在原地没有前进。

这时大叔说:「这、这个嘛、外观虽然长这样但里面很漂亮喔!」并开始介绍起位于前方建筑物的内部环境。

这栋别墅似乎有先稍微整理过,进入玄关后的侧边随意摆着货架和纸箱,此外并没有其他特别引人注意的东西,我一边心想「虽然说是别墅,和一般住宅也没有差多少呢!」一边听着屋内介绍和作业程序说明。

接着是旁边另一栋别墅的说明,踏入玄关时就能闻到淡淡的霉味,还莫名地感受到一股阴气。

大叔毫不在意地开始说明起来,却在最后盯着还没去过的一楼走廊的深处,如此说道:「那里面不用整理也没关係喔!以前因为下雨天漏水导致地板变得脆弱,进去很危险,里面的房间也没有重要物品,到时候会直接拆除。」

原来如此,霉味就是这样造成的啊。

整套说明结束后,大叔递了张名片给我们道:「那就拜託你们啰!」说完这句话后就回去了。

第一天是从下午开始作业,从最早介绍的靠里面的别墅开始,将二楼已整理到一定程度的货物搬到一楼,傍晚时来了位和之前不同人的大叔让我们把货物装到箱型车上,总算完成了第一天的作业。

因为我们都不想在充满霉味的那栋别墅过夜,就选择夜宿在刚才工作过的另一间别墅的客厅。吃完晚餐洗完澡后,累积一身疲惫的我们很快就进入梦乡。

隔天3人一同享用早饭时,B突然说出奇怪的话。

「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奇怪的声音?」A疑惑地问道。

B说:「没什幺、就是我昨天起来上厕所时,听到外面传来一种不知道拖着什幺东西的奇怪声音……总觉得不太舒服……」

我想说B肯定是想吓唬我们,于是笑着说「你又来了—」,但B摆出认真的神情回道:「我没在开玩笑—,我是真的听到了!」

正当我因为B出乎意料的回答而不知所措时,A提议道:「不然在开始工作前到这附近稍微确认一下吧?」

吃完早餐后我们决定依照A的提议到别墅周围散步。

虽说打算在这四週散步,但也有些地方因杂草太过茂密而被阻挡去路,不过整体下来没发现什幺特别的东西,最后B也被我们用或许是听到动物的脚步声等话题安抚下来。

那天我们还是待在靠内侧的别墅内整理货物,原以为至少会再花上一天左右,没想到当天我们就把别墅内所有的货物都搬出,完成搬家作业。

然而那天夜里,睡在我侧边的B忽然把我从梦中唤醒。

B好像连A也一起叫醒。

「大半夜的你在干嘛啦!」A一脸疑惑地问道。

「你们仔细听外面的声音!」B小声地说道。

我和A两人一边想着什幺鬼啊一边竖起耳朵,听见外面传来窣窣……窣窣……好像在拖拉着什幺东西的声音。

我和A面面相觑,询问B:「那是什幺……?」

「我哪知道啊!所以我早说了吧?」B回嘴道。

如果是动物发出来的声音好像太过规律,说起来我根本就无法想像会发出那种声音的动物。

虽然我有点害怕,却还是向AB提议「要不要到窗户确认外面看看?」

AB似乎也吓到了,却又非常在意声音的来源,于是3人一起移动到窗边,稍微拉开帘子
向外头看去。

接着,我们发现另一栋别墅的玄关处好有什幺东西在移动。

只凭藉暗淡的月光无法确认那是什幺生物,但能隐约能看出是大小约1公尺、和小孩子尺寸差不多大的东西,一边摇晃时一边拖着黑糊糊的物体。

我们谁都没出声、死死盯着那东西,看到祂拖着不知道是什幺物体,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在别墅的阴影中。

直到完全看不见那东西的身影,甚至还过了23分钟后,A才出声道:「那是什幺鬼…?」

「是人……吗?」我弱弱地问,但B马上接着答:「那幺小的人是小孩子吗?小孩子会出现在这种时间、还是这种深山里吗?怎幺可能啊—!」

的确就像B说的,那幺、那东西到底是什幺。

「……要不要去确认一下?」A提议道,但我当时真的是害怕极了,马上回他:「不、反正明天也要去整理那栋别墅,到时候再一起确认不就好了?」

AB大概心里也很害怕,最后全员通过这个提议,硬着头皮钻回被窝去。

隔天一早,我们显然不是因爲疲惫而感到脚步沈重。

即使如此,还是必须去确认昨晚看到的那东西。

我、AB手拿落在附近的棒子,开始战战兢兢地戳开昨晚那东西待过的附近草丛。

一边持续这个动作,一边探索到另一栋别墅深处的草丛时,忽然感觉棒子的尖端传来柔软的触感,我大喊AB道:「喂—!这边好像有什幺东西!」

拨开草丛一看,那东西该说是淤泥状还是什幺才好,黏糊糊的看不出是什幺的黑色物体,仔细观察一番后,不只是这里、黑色淤泥像数个点点一样散落在四处,沿着泥状痕迹的方向前进,发现别墅里面的墙壁上也黏着水水的泥状物体。

继续沿着黑色泥状物前进,痕迹竟然一直延伸至别墅走廊的地板下。但除了黑色泥状物以外没发现任何东西。

我们连地板下方也检查了,但只有入口周围残留泥状物体,更深处的地方似乎什幺都没有,我、AB都有种不知道是期待落空还是丧失干劲的感觉,决定继续在微妙的气氛中进行搬家作业。

中午过后,2楼的货物整理到一个程度,我正和B提议差不多该休息一下时,待在1楼的呼喊我们道:「你们过来一下!」

往下走到1楼时,A站在之前提到因下雨天漏水而腐朽的走廊的前方,招呼我们过去。

「怎幺了?发生什幺事?」当B出声询问时,A露出严肃的表情说:「我听到那里面有沙沙的声音……有什幺东西在里面吧?……昨天看到的那生物之类的……」

我瞬间感到一股寒意,却无法意识到这份恐惧一般提议「不然去确认看看?」

明明就不想过去,但还是试着朝走廊深处走去。

此时,走廊深处忽然传来唰唰!咚!沙沙!有东西在窜动的声响。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应该是动物跑进去了吧?」B显然没有信心地说道,毕竟昨天才刚经历那种事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不过还是抱持着想要上前确认让自己安心的想法。

因此,3人决定鼓起勇气,继续朝微暗的走廊深处前进。

嘎吱……嘎吱……地板似乎因湿气而变得非常脆弱,每走出一步就会发出令人不悦的音,而深处传来的沙沙声响丝毫没有消停的迹象,即使如此还是拿出仅存的勇气继续前进,我们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是一只……腹部咕嘟咕嘟地流着鲜血的猫。

似乎还尚存一丝气息,应该是不断来回挣扎地四脚撞到周围物品才会发出刚才的声响。

我们一看到这样的景象,马上发出「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声,连滚带爬地逃出现场。

逃到别墅外面,过了一会儿才从恍惚状态中回神过来。

「那只猫、一定已经死了吧……为什幺会在那种地方……」A先出声道。

我接着说:「话说为什幺那种地方会有受重伤的猫?真的很奇怪!」

「总之我们再去确认一次比较好吧……」B回道。

的确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我们决定再一次返回走廊深处,不过重返现场时,刚才猫还待着的地方现在却没看见任何东西,只有留下类似血的污渍,甚至连之前涓涓流出的鲜血都没了。

3人都呈现「现在是什幺情况?」的表情,彼此面面相觑,试着到周围探索一遍,但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虽然走廊的深处里有一扇门,不过门似乎上了锁、牢牢地闻风不动,我们也不认为会在那里面,决定暂时先打道回府。

我、AB对整件事情一头雾水且感到毛骨悚然,但搬家作业还没结束,白天的时间也在慢慢地流逝,只好赶紧排解恐惧感,开始将货物搬出的作业。

吃午饭时,B小声地喃喃自语道:「没有面试就立即採用、待遇超级好、工作的只有我们还没有其他人来监督、这不就是原因吗……?」

确实是这样没错,我们现在才发觉这份打工的诡异之处。

「不然我们做到今天,然后领到今天的工资后就回家?」A提议道。

不过我这幺回他:「我们的合约是43夜吧?如果被说没有做到最后一天不能领工资的话该怎幺办?而且就算告诉对方「因为有不知道是什幺的怪东西在才要辞职」什幺的理由你觉得行得通吗?明明没受到实际伤害。」

AB一同表示:「说的也是……」

总之3人还是决定早点完成工作,接着等厢型车来的时候在问是怎幺一回事。

傍晚,想早点离开这里的我们拼死拼活地工作,第2栋别墅的货物也在那天就几乎全数搬出。

等厢型车到来时,我们委婉地询问驾驶的大叔这边是否曾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但大叔似乎也是受委託才来载货,不太了解这边的事情。

结果我们没获得任何情报,就这样迎来最后一晚……

现在想起来,既然都拿到名片了当时应该马上联络对方才对。

那天晚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和A在客厅玩魔物猎人时,刚才去洗澡的B突然冲出来大叫:「喂、大事不妙—!那声音
又出现了!」

当时约晚上10点左右。

B说他洗好澡正在穿衣服时,从更衣间的窗户边传来窣窣……窣窣,听起来和昨天的声音一模一样,吓得他夺门而出逃到这里。

我们一定要趁这次彻底查明声音的来源,决定一手拿着放在玄关的手电筒出去看看,準备完毕后便马上出门。

虽然内心还是会感到害怕,但到目前为止没受到真正的伤害,好奇心最终战胜了恐惧感。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走到别墅外,果然看见和昨天一样有个大小约1公尺左右的东西在黑暗中移动。

正打算用手电筒照看时,那东西迅速地跑进隔壁栋别墅里瞬间没了蹤影。

朝那东西消失的方向移动时,发现本该上锁的别墅前门不知为何被打开。

总之也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最重要的是理应上锁的门现在被打开是既定的事实,不得不去确认屋内状况的我们,互相使眼色示意,决定一同进入别墅内。

一进入屋内,原本就瀰漫着霉味的建筑,此时还飘散一股类似腥臭味的奇怪味道。

在诡异的氛围中,我为了打开走廊电灯而找寻开关时注意到一件事情,玄关的侧边、鞋柜上方的墙壁上、因被花瓶挡住变成死角,直到现在才看见上面贴着一张一眼就能辨别出的符咒,打开走廊电灯仔细调查后,发现不只是墙上、走廊的天花板上也贴着符咒。

我、AB三人面面相觑道「果然是这样……」

此时,走廊转角的深处、之前那只濒死的猫所在的地方传来咿……门被打开的声音。

那里只有之前牢牢地上了锁无法打开的那扇门。

接着,里头开始传出吧嗒……窣窣……吧嗒……窣窣……

彷彿拖着什幺东西似的令人作噁的声音。

当我们完全被恐惧支配,吓到噤声、一动也不动地呆站在原地时,有什幺东西从走廊转角处探出头窥视着我们。

那景象令我们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一尊和小孩子身形差不多大的日本人偶,正面无表情地从廊转角处朝这边窥探着。

「……哎……等等……」我害怕到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身体不由得向后倒退。

AB也同样被这骇人的景象吓得连连倒退。

人偶把头缩了回去,下一秒就显露全身出现在走廊上,祂的模样散发着与毛骨悚然一词完全贴切的诡异感。

上半身是穿着和服的大型人偶,下半身却埋在类似黏糊糊的漆黑淤泥的物体中,看起来像拖着什幺东西样子是糊状黑色物体的后段部分。

那类似漆黑淤泥状的物体,正是我们在白天看到了黑色物体。

人偶仍持续朝我们这边前进,随着靠近我们的同时,传来阵阵刺鼻的腥臭味。

我们不断地向后倒退,甚至已经退到玄关外头,那时我注意到某件不寻常的事。

我想当时只是因为内心的不安而无法仔细听清楚,这尊人偶、在一边唱着什幺歌一边朝我们靠近,竖起耳朵倾听,好似在唱着童谣的手鞠歌,但再更仔细聆听的话,听起来又像佛经一样,一边唱着奇异又令人不寒而慄的词语,一边朝这里靠进。

儘管在非常近的距离里听到歌曲,却不知为何听不懂歌词的内容……

当我们退到道路的附近时,B大叫:「喂、糟糕了!」催促我和A看向森林那边。

我和A朝森林方向看去,四处的灌木丛正沙沙地晃动着,似乎有许多东西在朝这边靠近,而且数量还在逐渐增加中。

此外,混合在沙沙作响声里,悠悠传出和人偶唱的童谣一样歌词的歌曲。

我大声地向AB喊道:「不好了!快逃!」,马上用尽全身力气跑出道路外。我们就这样竭尽全力跑到上气不接下气,大概跑了1公里左右时,累坏的A叫住我们:「等一下!」,整个人直接瘫坐在地上。

A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们虽然一股脑地逃了出来、但要怎幺办、我们的行李还放在那边
耶!」

然后B也接着说:「什幺都不知道就逃出来了、之后该怎幺办……?」

「可是、你们之后还想回去那里吗?」我询问2人,他们沈默地摇了摇头。

忽然B脸色铁青地大叫:「那些东西追过来了!」

即便我们早已精疲力尽,却也不能待在这里,于是再度尽全力奔跑在漆黑的山路上。

之后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抵达了看起来像是乘车服务站的地方。

当然这时间服务站不可能还开着,即使如此还是稍微鬆了口气。

我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手机,发现讯号能接通了。

我赶紧拨打之前拿到的名片上的电话号码,但这时间点果然无法和对方联繫上。

此时,A拿出自己的电话拨打到某个地方。

A透过电话和对方交谈着什幺,过了一段时间后有气无力地和对方道:「总之请快点过来。」

我问了A刚才打电话给谁,他好像是打到警察局那边。

之后又过了30分钟左右,当我们一边害怕那尊人偶会不会追过来、会不会又听到那个歌声而提心吊胆着、一边等待警察过来时,伴随着闪烁灯的巡逻车终于来了。

看到巡逻车的当下,在思考等一下要如何解释事情的经过之前我先鬆了一口气,当场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地。

感觉好像完全解开心中绷紧已久的弦。

我们坐上巡逻车,暂时被送到附近的商务旅馆安置。

途中大略和警方说了事情发生的经过,想当然对方完全不相信,最后这件事就以只是我们看错了为由简单带过。

是说遇到这种事也真的是束手无策……

我们在旅馆前下车,和警方道谢并目送对方离开后,我们才注意到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钱包、还放在别墅里……

最后我们只好露宿在附近的公园直到隔天的太阳升起。

隔天一早,我便拨打名片上的号码,忍着怒火告知对方事情发生的经过后,第一天来车站迎接我们的大叔透着沈重的脸色急急忙忙地赶来公园迎接我们。

大叔在开车途中一个劲地不断道歉:「真的很抱歉,我应该要先把那边的情况告诉你们才对……总之到了事务所后我会全部都会说的!」

现场气氛令我们有些尴尬,想发火也发不出来了。

抵达事务所后,好像有人先去帮我们拿行李,大约20分钟后会将行李送回来这边。

接着大叔开始娓娓道来事情的缘由。

该说是和我预料中的一样还是什幺才好,那两间别墅似乎是因为有「日本人偶」出没才成为被屋主放置的物件。

于是屋主决定把别墅拆除,却在开始搬运货物的过程里接连发生各种诡异现象,而且谣言还在当地传了开来,附近的人也变得不愿意待在那里工作。

这是发生在1年前的事情。

为此事感到困扰的屋主,和附近的寺庙讨论后花了一笔不小的金额请对方帮忙除灵,以为事情都已经处理完毕,便找间离当地有些距离的我们大学发布招聘广告。

接着就是「完全上勾」的我们。

根据大叔说的转述,原本似乎是无论白天或黑夜都会目击诡异现象和人偶,由于除灵之后白天去别墅那边再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就草率地认为没问题了。

结果就导致这次的事件发生……

「真的非常抱歉、我会付4天份的工资,交通费也现在就给你们!」由于大叔表现出非常低姿态的态度,让我们有种出乎意料的感觉,连想发火的心情都没有,拿到4天工资和回程的交通费后就回家了。

最后在离开之前,我问了大叔一个问题。

「大叔,结果那个人偶到底是什幺东西?」

大叔这样回答我道:「谁知道呢?」

以上。

感谢各位将这幺平淡的故事看到最后。


搬家



日本怪谈物语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0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