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故事正文

《灵时频道》11 - 地狱传来的声音1

iamk 恐怖故事 2021-05-16 15:52:11 888 0

小莉醒来时,发现自己侧靠著座位边的矮柜,一旁的宜婷脸色苍白,和自己肩靠著肩。


公司裡骚动著,警察、医护人员不停来随穿梭,几名员警正对同事盘问著。


老闆也惨白著脸,他本来在家中看著球赛,接到电话才知道公司出了惨案,急忙赶来瞭解情形,魂都飞了一半。


其馀同事有些靠在一起,交头接耳,有些觉得身体不适,还得由医护人员就地治疗。


阿哲递了两杯热水过来,小莉接下喝了一口,一想到曹龟那惨样,立时呕了出来。


这天混乱终于过去,小莉返回了家,傻怔怔用棉被裹住了自己,一动也不动,静的像石膏像一般。


小莉不安看著时钟,一股一股的恐惧涌上心头,曹龟会发疯,是因为自己昨晚的诅咒


那是个诅咒频道,那是个邪恶恐怖的频道。


那是个自地狱发出的恶魔频道。


小莉缩著身子,只盼夜晚赶快过去,见到明日的朝阳,或许能让她不那么害怕。


但是越想越是害怕,恐惧一点一滴累积,今日的恐怖景象,在小莉脑海裡衝撞著,挥之不去。小莉将棉被裹得更紧了,更紧更紧,更紧更紧。


「喀!」


「喀!」


小莉身子抖了抖,那是什么声音?


「喀!」


那声音是从门外厕所发出,似乎是剪刀剪东西的声音,小莉尖叫著,想藉著大叫掩盖住那声音,她摀著耳朵,声音却像是无孔不入一般,一阵阵、一阵阵传进耳裡。


小莉哇了一声,自棉被裡伸出了手,打开了音响,将音量调得极大。


此时时间并不甚晚,广播裡还播著其他广播节目。


那奇怪声音已经停止,小莉吓得浑身发软,仍用棉被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一动也不敢动。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九点、十点、十一点……


小莉觉得又饿又累,眼看又要十二点,又要到了那零时频道,她虽然害怕,虽然想关了这频道,却又怕声音一停,刚才那「喀喀」声便又出现。


那声音几乎就是曹龟今日那大剪刀的喀嚓声。


几个小时下来,她很想上厕所,只觉得膀胱都要爆了,但厕所裡的怪声是如此骇人,她无可奈何,愁眉苦脸静待著,只能过一分是一分,过一秒是一秒。


曼妙音乐随著牆上时钟指针指向十二点整,幽雅的扬起,旋律似水流动,有时缓慢沉静,像是宁静溪流;有时激昂深远,像是大河瀑布。


零时频道又开播了。


音乐一阵阵入耳,小莉紧裹著的棉被渐渐鬆了开来,每个音符曲调鑽进了耳朵,像是温水滴在冻结的冰块上,让小莉渐渐不那样紧张害怕了。


小莉终于摊平上,怔怔看著天花板。


广播裡的音乐像是操控木偶的丝线一般,随著灵动清心的曲调,转成了轻快俏皮的曲调,小莉竟觉得有些开心。


「曹龟、曹龟、老乌龟,罪有应得。」小莉嘿嘿笑著,站了起来,随著音乐跳著舞。


她两隻手挥著,挥著挥著,比出了剪刀的手势,在空中剪著,嘻笑说著:「剪掉老乌龟的鼻子,挖掉老乌龟的眼睛,嘻嘻!」


小莉跳了两步,这才感到尿急,上了厕所方便,梳洗一番后回到房间,盖上被子沉沉睡去,口中还喃喃唸著:「活该,谁叫他那么坏,挖眼睛便宜他了……」


接连几日,公司上下都在惊魂未定的情形下运作著。听同事说,曹龟已经疯了,当天送去医院急救时,口裡还喃喃唸著一些听不清楚的话,送去医院急救后已无大碍,但是两隻眼睛都没了,脸也毁容了。


虽然有不少人讨厌曹龟,但如此惨状也未免太惨了些,惊恐和同情取代了本来对他的嫌恶。


大伙议论纷纷,不是认为曹龟其实有偷偷吸毒的习惯,就是认为他鬼上身了。而医院的报告出炉后,曹龟身上并无毒品反应,大伙更是深信他一定是中邪了。


就连伤癒返回公司岗位的蕙姐,得知了惊人消息后,也吓得接连好几日拄著柺杖经过茶水间时,都不免腿软。


大伙虽然难忘曹龟发狂的经过,但毕竟日子还是要过,一天一天,又是两个礼拜过去。


阿哲学习能力很快,一下子便成了有力的伙伴,三人小组接连完成了几个案子,客户和公司主管们都感到十分满意。


小莉虽然心中不免仍然对于诅咒曹龟有些愧疚,但毕竟这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也深藏心中,她认为就让这些事都过去吧,她现在心中已经装得满满的,全都是阿哲。


她坐在阿哲和宜婷的中间,工作时总是左右不停和两人讲话,宜婷内向话少,阿哲则开朗健谈,自然而然的,三人小组中,小莉和阿哲便渐渐成了两人世界一般。


小莉越来越常猜测,说不定阿哲也很喜欢自己,既然喜欢自己,为什么没有表白呢?


两人在嬉闹閒聊之际,也偶而会碰上巡视盯睄的蕙姐,蕙姐在曹龟事后,不知是给吓到还是如何,嚣张的态度收敛了些,见了小莉话多,也只是口头上提醒几句,当然,这也和小莉这三人小组近日来的作品成积斐然有关。


这天午休过后,小莉回到了公司,扬了扬手中那三张刚上映的热门电影票,得意洋洋:「怎样,我牺牲了午休时间,特地去买的,下班一起去看吧!」


宜婷和阿哲都答应著:「好啊!」


下午工作时,小莉仍然兴致勃勃,聊著这部热门电影,说在美国上映时有多轰动,有多好看。


「吴小莉,妳来一下。」是蕙姐的声音,蕙姐车祸骨折,仍然提前返回公司奋战,总算也让她如愿升上了企划部主管。


小莉吓了一跳,转头看去,蕙姐正向她招著手,小莉嘀咕著,向蕙姐走去。


蕙姐扬了扬手上文件:「妳这份企划客户不满意,文案要重写,明天早上我来之前就要看到,中午之前就要传给客户,今晚要麻烦妳留下来了。」


小莉愕然,看了看时钟,已经接近下班时间,蕙姐将文件递还给小莉。


回到了座位边,阿哲和宜婷已经开始收拾起桌上东西了,一副准备要看电影了的模样。


「阿哲,你可以替我退票吗?」小莉苦著脸说:「我要加班,不能去看电影了。」


「什么……」阿哲: 「那还真惨……」


小莉将电影票递给阿哲,说了个电影院名称,阿哲搔了搔头:「我回来台湾不久,台北跟以前都不一样了,这家电影院在哪裡啊?」


小莉翻著被退的文案,生起了闷气,一时也没回答阿哲。


宜婷:「我家在那附近,我帮妳退吧。」


「谢谢。」小莉心不在焉叹著气,随意向两人道了别,咬著笔杆想著文案。


想著想著,在不断推翻一条条句子后,总算拣出了几条看来还不错的文句,小莉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觉得心烦不已。


她拨了通电话给阿哲,想说聊两句也好。


电话不通。


小莉咳了两声,又拨了电话给宜婷。


电话不通。


地狱

恐怖短篇故事台湾灵时频道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8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