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宿舍里惊叫的哭声

iamk 短篇故事 2024-02-12 11:40:01 47 0

故事发生在一个南方小镇的“师范大学”。

李梅和汪弘是穿着开裆裤认识[文]的关系很好的姐妹,李梅温柔[章]美丽但胆小,汪弘和李梅正好[来]相反,像男人一样大方,大胆[自]地做。她们俩柔和刚,正是天[i]衣无缝的好搭档。那一年她们[a]高中最后一年,李梅一直想成[m]为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是她们[k]那里没有特别优秀的师范学院[恐],千选万选,李梅于是决定去[怖]这个南方的小城镇。汪弘不能[鬼]放心。李梅但是,一天都没出[故]过家门的孩子突然决定只身往[事]南走,这也不能让家人和朋友[文]放心。李梅的父母也恳求汪弘[章]推荐,不知是什么原因,李梅[来]觉得狠了心。最后,汪弘只能[自]和李梅一起参加师范大学的考[i]试。

入学第一天,两人都充满了好[a]奇心和兴奋。这所学校真是一[m]所好大学,环境优雅,同学之[k]间也彬彬有礼地谦让。师范大[恐]学因此,女生的比例远远高于[怖]男生,学习氛围也越来越高,[鬼]骚动也越来越少。与她们的家[故]乡不同,这个南方小镇有一个[事]炎热的夏天,但对她们来说一[文]切都是新鲜而美丽的。她们俩[章]都对自己的学校非常满意,希[来]望在接下来的四年里生活和学[自]习在这样快乐的环境中,她们[i]都很开心。由于她们到达时间[a]晚了,好宿舍已经分配好了,[m]她们被安排在8号楼。大家都[k]知道,在女子的天下,女学生[恐]占75%,偏偏她们被分配到[怖]了5%。也就是说8号楼其实[鬼]是男女合并的大楼。女人们住[故]在楼上的三楼,男人住在楼下[事]的三楼,大楼里只有一个出口[文],男女被三楼四层之间的大铁[章]门分割开来。两名女生被安排[来]住在601,与另外两名同系[自]女生住在一起。这是宿舍楼最[i]西边的一个房间,从房间的窗[a]户可以看到学校院子里的人工[m]大湖,景色十分宜人。加上难[k]得的6人宿舍只住了4个人,[恐]大家对这里都很满意。

住601的第一个晚上,经过[怖]一天的舟车之劳,大家似乎都[鬼]很累,简单洗完头发后,四个[故]女生就沉下去睡着了。晚上,[事]凉爽的风穿过窗户进入601[文]。虽然是夏天,这风却冷到背[章]脊,四个人无意识地蜷缩在被[来]窝里。

“昨晚睡得好吗?”汪弘一边[自]嚼着嘴里的馒头一边听李梅。[i]不由得发抖了。李梅特意压低[a]声音,怕别人听见。是啊。这[m]嚒热的天竟然有人说冷,我肯[k]定会笑的。明明是汪弘却频频[恐]点头,嘴里塞满了包子。朝西[怖]的房间是不是特别冷,两个人[鬼]这样说着,默默地吃完了早饭[故]

接着一个星期,即使在炎热的[事]夏天,每天晚上也有4个同室[文]的女生感到异常寒冷,这是一[章]种不寻常的寒冷,有点令人毛[来]骨悚然,他们自己商量是否租[自]房子住。李梅和汪弘家里的生[i]活都不是特别的。出去租房子[a]住,只不过是一件奢侈的事情[m]。到了晚上大家都只能早点睡[k],直到冬天才用厚厚的被子来[恐]抵抗脊梁发冷的寒冷。第七天[怖]晚上12点整,四个人冷得睡[鬼]不着觉,躺在床上。

“~~~~~~~”耳边突然[故]传来啜泣,四个人同时打了个[事]寒战,冷风从紧闭的窗户缝里[文]又吹了进来。这哭声好像是在[章]这间卧室里发出的。李梅害怕[来]地拉着旁边的床汪弘。汪弘“[自]你们别开玩笑了,我会生气的[i]。”“谁在吵?我想让你们不[a]要再玩了。”。大家这才注意[m]到一些问题。汪弘打开手边的[k]手电筒,拍摄到这间卧室的各[恐]个角落,只看到大家惊讶的表[怖]情。为了让心情平静下来,由[鬼]汪弘送上笑话。哭声没有停止[故]。汪弘装作完全听不见继续讲[事]笑话,其他三个人也尽量集中[文]精力听汪弘的笑话,但她们的[章]笑声有点干涸,发抖。那样迷[来]迷糊糊的她们累得睡着了,所[自]以谁也没看到在窗边睡觉的血[i]淋淋的眼睛~~~~~

同屋的另外两名女生无法忍受[a]这种奇怪的气氛,最终选择了[m]搬家。无法选择李梅和汪弘。[k]同宿舍的女性们好像不想接近[恐]601,无意识的汪弘感觉6[怖]01有故事。

刚才我也说过了,示范大学男[鬼]女生比例严重失调,共校男生[故]个个都是宝。加上住在这幢男[事]女混合的宿舍楼里,早上见面[文]晚上见面,并加上601奇怪[章]的气氛,李梅很快就和同一个[来]系的男生搞好了关系。这样就[自]经常把汪弘一个人丢在卧室里[i]。汪弘虽说天生胆大,但是一[a]整天都一个人呆在这样的卧室[m]里,只要不吃惊,就会发疯吧[k]。有一天晚上,李梅第一次熬[恐]夜没回寝室,那天晚上汪弘也[怖]一夜没睡。那天晚上,汪弘终[鬼]于从正面看到了那双血流成河[故]的眼睛……

第二天早上,一边哼着歌一边[事]回到卧室,汪弘还没有起床,[文]李梅跳进汪弘的床上,把她叫[章]醒了。“弘弘弘,起来吧。”[来]。李梅脸红地低下了头,但她[自]没有想到汪弘这样直接的事情[i]。李梅看到她的样子,汪弘更[a]想逗她笑。“让我见个面,什[m]么样的小伙子把我们家小梅上[k]床了?”。

汪弘终于见到了那个男人,单[恐]独见面了。那天晚上汪弘很美[怖],其实,她一直比李梅感动,[鬼]只是她平时像个男孩子,说话[故]也毫不留情,像哥哥一样挡在[事]李梅的前面,才想接近的是在[文]她身后的温文尔雅的女人。但[章]是,在单独与林峰(李梅的男[来]朋友)见面的那天晚上,她举[自]起手也散发着迷人的女性魅力[i],性感迷人。那天晚上,一个[a]人被遗弃在宿舍的是李梅。不[m]可思议的是,那天晚上,李梅[k]没有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恐]

汪弘她日渐妩媚,日渐温柔的魅力,让李梅也深刻感受到异常的变化。汪弘住在寝室的日子越来越少,另一方面李梅的男朋友也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有时,两人已经在外过夜,林峰也会在半夜离开。这段复杂的三角关系持续了整整三个月,纸最终还是没能保住火,李梅最终也发现了她闺蜜和男友之间的通奸。李梅和汪弘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争吵!二十年的友谊一夜之间就崩溃了。李梅虽然哭得不像人,但是汪弘头也没回就离开了卧室。

宿舍里惊叫的哭声 短篇故事

汪弘的变化,比深夜的寒风更[怖]刺骨,比无法形容的啜泣更令[鬼]人毛骨悚然。她已经不是以前[故]的她了!她不再在意身边的朋[事]友,她眼中的冷漠让她害怕。[文]回忆起两人一起度过的快乐童[章]年,这样的岁月已经过去了。[来]

李梅坐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美[自]丽的头发,一次。淡然为自己[i]化妆还是第一次,这些化妆品[a]还是汪弘的,她曾经用这种七[m]彩粉饰自己,迷惑过林峰。镜[k]子中的李梅恢复了过去的样子[恐],但是被七色覆盖的身体是空[怖]洞的。与其他部分淡妆不同,[鬼]李梅尽情地为自己涂上鲜红的[故]口红。脸上的颜色瞬间产生了[事]强烈的对比,嘴唇的颜色越来[文]越令人瞠目结舌。李梅记得换[章]上之前没穿过的白色连衣裙,[来]半年前买这件衣服的时候汪弘[自]打赌绝对不会穿。是的,她一[i]直不敢穿这件几乎透明的连衣[a]裙。现在回想起来,是为了今[m]天吗。

李梅打开窗户,今天她不再害[k]怕刺骨的寒风,美丽的白色弧[恐]线从601的窗户落下。宿舍[怖]里的人都听到低沉而响亮的地[鬼]声,所有的人都沸腾了。李梅[故]胸部的白色已经被自己的鲜血[事]染红,她撑着最后的气息拖着[文]自己的身体向宿舍门口的方向[章]爬去,爬了整整10米,她咽[来]下最后的气息,留下了满地红[自]色。鲜红的鲜血从李梅的口中[i]流出,比她双唇的红色更加触[a]目,把她映得格外美丽。

一年后是马德豪斯,坐在镜子[m]前梳着长发。她的头发长得和[k]李梅一样长。她总是穿着白色[恐]的连衣裙。她总是说同样的话[怖],一个10年前的女孩

在这个南方小城市的一所师范大学里,一个美丽的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爱上了一个英俊的男生。女孩的好朋友告诉她那个男孩到处都是纵情的花花公子,她警告她不要因为受伤而疏远他。但是,爱是不能回头的。直到那天她才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已经怀上了自己男朋友的孩子,当晚一时想不开她穿上了她最喜欢的白色连衣裙,等闺蜜和男朋友正好来到宿舍门口,纵身跳出601扇窗户。他们见证了她死亡的全过程,看着她拖着最后一口气爬到他们身边,看着她用血流成河的眼睛看着他们啜泣,啜泣着咽下最后的气息……

李梅汪弘宿舍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